4887铁粉算盘四肖中特

“大心”在 “火宅”遠

宋立民 商丘網—京九晚報 2019-04-23 07:04

周末夜讀魯迅舊詩,至《題三義塔》,小有感觸。

魯迅詩曰:“奔霆飛熛殲人子,敗井殘垣剩餓鳩。偶值大心離火宅,終遺高塔念瀛洲。精禽夢覺仍銜石,斗士誠堅共抗流。度盡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”

這是魯迅題贈上海閘北三義里遺鳩埋骨之塔的詩句。

1933年,日本生物學家西村真琴博士在上海郊外的三義里戰亂的廢墟里,發現一只幾乎餓死的鴿子,便帶回日本,取名“三義”,精心喂養,“期待生下小鴿子后,作為日中友好象征送回上海”。可惜這只鴿子后來遭黃鼠狼襲擊死亡。立冢掩埋后,博士修書一封,細說原委,并將自己畫的鴿子一并寄給素來敬重的魯迅。1933年6月21日的《魯迅日記》:“西村(真琴)博士于上海戰后得喪家之鳩,持歸養之,初亦相安,而終化去,建塔以藏,且征題詠,率成一律,聊答遐情云爾。”

“大心”乃佛家語,是“大悲心”的略稱,瀛洲是傳說中的東海神山,這里指日本。說鴿子碰到了好心人,離開了上海的戰火,有了可安息的鴿墳。而此詩的尾聯就是著名詩句“度盡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”,說中日人民必將世世代代友好。

小有感觸者,說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也。

2019年4月16日,巴黎圣母院遭遇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火災。整個教堂頂部的木質結構被全部摧毀,留下石質的殘垣斷壁供人唏噓。

這無疑是震驚世界的大新聞。

六年前,與女兒一起,在巴黎圣母院,筆者趕上了一場盛大的祭祀活動,塞納河上長長的船隊依稀還行進在音樂聲里。那一次,真是親歷了歷史的壯觀與文化的博大。然而,實在沒想到,那就是最后一面。

當然,法國政府已經竭盡全力進行了滅火與搶救。幸運的是,巴黎圣母院最重要文物荊棘冠已被搶救,重要文物完好無損。而且,巴黎圣母院主體建筑結構基本得以保留,兩座鐘樓也免于在大火中倒塌。建筑內部的石刻基本完好。

另一個“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”的是,全世界看客在為之震驚、悲悼、祈禱的同時,順便跟著歷史學家的介紹,回顧了巴黎圣母院的“光輝”歷史。“這座法蘭西國寶級建筑的前世今生,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歷史。在歷次毀滅與重建之間,圣母院其實從未真正倒下。”換句話說,“偶值大心離火宅”,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已經過去,而全世界的慈悲心卻在一瞬間被激發出來,我們意識到法國同樣是多民族的歷史悠久的國家,同樣有著故宮一樣的珍貴歷史記憶,于是,對于燦爛的人類文明的保護意識油然而生。

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說,巴黎圣母院是一個自14世紀以來聳立至今的世界遺產的獨特典范。他的心此刻與法國政府和人民在一起——這話其實代表了公意。更不必說法國富豪幫助重建巴黎圣母院捐款的計量單位是“億歐元”。

同時,我們的“600歲故宮如何防火”的警鐘開始長鳴,這都是亡羊補牢的好事。

更為集中了全世界目光的是:人民日報4月18日發表了圓明園遺址公園官微的文章《文明 不能承受之殤》:

159年前,英法聯軍搶劫并火燒圓明園后,譴責最深的是個法國人,而這個人就是《巴黎圣母院》的作者維克多·雨果。

雨果說:有一天有兩個強盜闖進了圓明園,一個打劫,一個放火……他們一個叫英吉利,一個叫法蘭西……

而現在,因雨果名著而聞名天下的巴黎圣母院也遭受了烈焰之苦。

這場大火讓人不自覺想到中國文化曾經歷的磨難,曾經那場燒了三天三夜的大火,萬園之園留下的灰燼,是中國歷史恥辱柱上最疼的一根釘子。

這一刻的中國人,怎能不想起,背負了一百多年圓明園燒毀的心靈創傷,何其艱難,何其罔然,可惜圣母院,可惜圓明園,文化不應該這樣毀滅,更不應該人為踐踏。

文物的損毀、消失不僅帶走了文物本身,更帶走了文物所承載的千年文明。

一場文化之殤,帶來世人對于文物保護的警醒與重視,文明是脆弱又堅韌的。

我們能夠做到的就是盡力守護它,盡量延緩它的消逝,傳承它的精神。

“大心”在 ,“火宅”遠。那些幸災樂禍的貼子和“聯想到被英法聯軍焚毀的圓明園”的狹隘,實在與魯迅“相逢一笑泯恩仇”的胸懷無法作比也。

編輯: 姬艷峰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
推薦閱讀

返回頂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商丘網 版權所有

首頁  |  商丘  |  專題  |  網視  |  圖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產  |  汽車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游  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應天時評
“大心”在 “火宅”遠
2019-04-23 07:04   宋立民   商丘網—京九晚報   我要評論 

周末夜讀魯迅舊詩,至《題三義塔》,小有感觸。

魯迅詩曰:“奔霆飛熛殲人子,敗井殘垣剩餓鳩。偶值大心離火宅,終遺高塔念瀛洲。精禽夢覺仍銜石,斗士誠堅共抗流。度盡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”

這是魯迅題贈上海閘北三義里遺鳩埋骨之塔的詩句。

1933年,日本生物學家西村真琴博士在上海郊外的三義里戰亂的廢墟里,發現一只幾乎餓死的鴿子,便帶回日本,取名“三義”,精心喂養,“期待生下小鴿子后,作為日中友好象征送回上海”。可惜這只鴿子后來遭黃鼠狼襲擊死亡。立冢掩埋后,博士修書一封,細說原委,并將自己畫的鴿子一并寄給素來敬重的魯迅。1933年6月21日的《魯迅日記》:“西村(真琴)博士于上海戰后得喪家之鳩,持歸養之,初亦相安,而終化去,建塔以藏,且征題詠,率成一律,聊答遐情云爾。”

“大心”乃佛家語,是“大悲心”的略稱,瀛洲是傳說中的東海神山,這里指日本。說鴿子碰到了好心人,離開了上海的戰火,有了可安息的鴿墳。而此詩的尾聯就是著名詩句“度盡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”,說中日人民必將世世代代友好。

小有感觸者,說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也。

2019年4月16日,巴黎圣母院遭遇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火災。整個教堂頂部的木質結構被全部摧毀,留下石質的殘垣斷壁供人唏噓。

這無疑是震驚世界的大新聞。

六年前,與女兒一起,在巴黎圣母院,筆者趕上了一場盛大的祭祀活動,塞納河上長長的船隊依稀還行進在音樂聲里。那一次,真是親歷了歷史的壯觀與文化的博大。然而,實在沒想到,那就是最后一面。

當然,法國政府已經竭盡全力進行了滅火與搶救。幸運的是,巴黎圣母院最重要文物荊棘冠已被搶救,重要文物完好無損。而且,巴黎圣母院主體建筑結構基本得以保留,兩座鐘樓也免于在大火中倒塌。建筑內部的石刻基本完好。

另一個“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”的是,全世界看客在為之震驚、悲悼、祈禱的同時,順便跟著歷史學家的介紹,回顧了巴黎圣母院的“光輝”歷史。“這座法蘭西國寶級建筑的前世今生,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歷史。在歷次毀滅與重建之間,圣母院其實從未真正倒下。”換句話說,“偶值大心離火宅”,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已經過去,而全世界的慈悲心卻在一瞬間被激發出來,我們意識到法國同樣是多民族的歷史悠久的國家,同樣有著故宮一樣的珍貴歷史記憶,于是,對于燦爛的人類文明的保護意識油然而生。

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說,巴黎圣母院是一個自14世紀以來聳立至今的世界遺產的獨特典范。他的心此刻與法國政府和人民在一起——這話其實代表了公意。更不必說法國富豪幫助重建巴黎圣母院捐款的計量單位是“億歐元”。

同時,我們的“600歲故宮如何防火”的警鐘開始長鳴,這都是亡羊補牢的好事。

更為集中了全世界目光的是:人民日報4月18日發表了圓明園遺址公園官微的文章《文明 不能承受之殤》:

159年前,英法聯軍搶劫并火燒圓明園后,譴責最深的是個法國人,而這個人就是《巴黎圣母院》的作者維克多·雨果。

雨果說:有一天有兩個強盜闖進了圓明園,一個打劫,一個放火……他們一個叫英吉利,一個叫法蘭西……

而現在,因雨果名著而聞名天下的巴黎圣母院也遭受了烈焰之苦。

這場大火讓人不自覺想到中國文化曾經歷的磨難,曾經那場燒了三天三夜的大火,萬園之園留下的灰燼,是中國歷史恥辱柱上最疼的一根釘子。

這一刻的中國人,怎能不想起,背負了一百多年圓明園燒毀的心靈創傷,何其艱難,何其罔然,可惜圣母院,可惜圓明園,文化不應該這樣毀滅,更不應該人為踐踏。

文物的損毀、消失不僅帶走了文物本身,更帶走了文物所承載的千年文明。

一場文化之殤,帶來世人對于文物保護的警醒與重視,文明是脆弱又堅韌的。

我們能夠做到的就是盡力守護它,盡量延緩它的消逝,傳承它的精神。

“大心”在 ,“火宅”遠。那些幸災樂禍的貼子和“聯想到被英法聯軍焚毀的圓明園”的狹隘,實在與魯迅“相逢一笑泯恩仇”的胸懷無法作比也。

編輯: 姬艷峰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  相關閱讀:
百姓呼聲 進入頻道 >>
已完成雨、污水管網 ...
道路封閉超一年 施工...
長江路包河橋附近去年夏天被挖開的道路 修復了
施工方回復:驟冷驟熱致道路出現裂紋 正在進行修復
精彩圖片 進入頻道 >>
商合杭鐵路裕溪河特 ...
4月22日是第50個世界...
世界地球日:我們美 ...
“綠洲杯”第五屆黃 ...
黨媒推薦 進入頻道 >>
    版權聲明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禁止復制、轉載或建立鏡像等。聯系電話:0370-2628098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誠聘英才 | 網站地圖

主管:中共商丘市委宣傳部 主辦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 商丘網聯系電話:0370-2628098

    河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0120156001 豫ICP備05019403號 公網安備 41140202000008號     

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  12318 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  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

4887铁粉算盘四肖中特